上医治未病——防治传染病的“猎手”-yyets.com

100天!这是他一年不在家的日子。

落笔写下“预防医学”,似乎在20岁交志愿填报表的那一刻起,就注定接下来几十年都要过上这样的生活。

初次见,这位80后的浙江省疾控中心传染病防制所副所长、青年文明号号长凌锋就开门见山,“上医治未病”,他觉得这份工作了不起,也觉得自己了不起。

“通过我们的努力,使我省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和社会经济发展不受传染病的困扰。”电脑桌面上,赫然显示着传染病防制所团队口号,亦是凌锋的个人愿景。

上医治未病——防治传染病的“猎手

常备双肩包时刻准备“说走就走”

早6点,晚6点,“传染病猎手”抓老鼠是日常工作之一

同事们经常开玩笑,“咱们传防所大部分人在办公室都有个双肩包,衣服、电脑、洗漱品,要啥有啥!”是的,哪里出了应急情况,还不是说走就走?

“前段时间黄岩出现聚集性发热疫情,得知情况刚好是周五,但当地没有确诊上报,我们就决定下周一去当地看看。”结果到了周日下午,凌锋半小时内接到了两个电话——台州情况比较严重,需要马上出发。

这还是休息天,更多时候“中午还在单位吃饭,下午就和家里说要出差晚上不回家了”。家里人呢,已习惯了这个“风一样的男子”。

疫情这头是“马上出发”,疫情那头呢?凌锋说,对全省80多个监测点进行传染病监测及疫情处置是最日常工作,比如湖州某一监测点报告出现人感染H7N9流感病例,他也要带着团队如“猎手”一般前往其他地方去开展外环境监测。“特别是养鸡场、活禽交易市场等,一旦发现这些场所中H7N9病毒检测的阳性率过高,说明老百姓有感染的风险,就必须给当地政府部门提出防控意见了。”

“又危险又有意思”是凌锋对监测工作的评价,当某个地方发生鼠传疾病的时候他要和同事们去山间地头捕捉老鼠,开展监测。为了避开农民作业,他们只能在晚上天黑前行动,早上6点前趁老百姓下田劳作前收取。虽然辛苦却不乏乐趣——明明是抓老鼠,有时候还有螃蟹、蛤蟆的哩!

上医治未病——防治传染病的“猎手

40小时海陆空联运创造“中国速度”

“你记得《西游记》里妖怪来临时的乌云密布吗?10分钟前还是大晴天,冷不丁就下暴雨了!”凌锋说起2013年赴菲律宾开展超强台风“海燕”灾后的应急救援,对那儿的天气印象颇深。

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支援外应急医疗队,凌锋感到非常荣幸。但飞机到达菲律宾宿雾就开始状况不断,“本来转趟机到baybay岛就行,但由于其他方面的原因,后来通过大使馆、华侨才联系到一艘100吨的货船准备走水路”。

结果,大量物资往上一装,人连坐的地方都没有了。当时恰逢天气不好,船上一件救生衣也没有,万一碰上什么风浪,可能真就“全军覆没”了。经过多方联系,最终通过80多岁的老华侨联系上一艘1200吨的货轮,此时已经凌晨1点。

“到达baybay岛港口已是第二天下午3点,又开了5个多小时的车才到达目的地。”又已经是晚上9、10点钟了,凌锋和医疗队其他成员一起顾不上休息便开始整理大量物资,“在国内救灾的时候,即便是缺少什么,也方便向兄弟单位借用或临时调配,在外面就真的是自力更生,什么都只能靠自己。”

在清点物资时发现很多原来准备好的都不见了,原来在前往菲律宾的路上,因为飞机超重,队员们选择了把大部分生活物资留在国内机场,飞机上带走的都是救灾物品。“第一个星期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,50个人就靠一两个电饭煲,吃的都是干粮,后来还是当地一位华商把公司里的大锅拿来,我们的生活保障才缓过来。”

一边解决生活问题,一边开展工作。“我们主要是去做卫生防疫工作,预防灾后疫情爆发,包括饮食饮水卫生、病媒生物控制、早中晚环境消毒等等,但实际情况演变成了‘送医下乡’,不管是不是灾民,有没有受伤,都一窝蜂寻求我们的帮助,当地医疗资源太匮乏了。”

好在每天马不停蹄地付出,换来的是暖心的回馈——当地老百姓经常会给医疗队送来一些生活必需品,“其实他们自己也不多”。临走前,还在门口看到了当地百姓拉的“China Good”的横幅。凌锋坦言,“整个救援过程也像那儿的热带天气,时好时坏,还好最后看到了‘彩虹’。”

在没有后勤保障、没有安全保卫的情况下,凌锋和医疗队一起创造了40个小时海陆空联运的“中国速度”并圆满完成救援任务,被浙江省人民政府授予集体一等功。

上医治未病——防治传染病的“猎手

“男人嘛,能有几次代表国家行动?”

2008年赴四川抗震救灾的时候,女儿才6个月大;2013年赴菲律宾开展“海燕”台风灾后卫生防疫工作,刚好错过女儿6周岁的生日。在女儿面前,凌锋有些愧疚了。

“但是男人嘛,总有一颗中国心,能有几次代表国家‘出征’?” 2014年西非爆发埃博拉疫情,恐慌情绪蔓延世界,在各国因此考虑从西非撤侨、撤专家时,凌锋依旧主动报名援非。

浙江省的对口支援国家是马里,此次行动计划培训500名医疗护理人员和社区骨干防控人员。不过这一次,凌锋是以公共卫生医疗队队长的身份参与,“所有的事情要自己考虑好,再和大使馆沟通,大使馆再和马里方面沟通,有时甚至需要反复沟通”。

“特别是安全上的顾虑,马里的政局不太稳定,总得把队员们好好地带回国。”凌锋有点担心,“刚下飞机时,机场边上就发生了一起枪击案”。因此,他要求所有队员没有特殊原因不得外出,保证队员安全。

“此外,埃博拉病毒可以通过接触传播,感染后的病死率达50%~90%,在埃博拉面前一点儿都不紧张是假的。”但培训过程很多是面对面、手把手的,医疗队队员们无法确定面前的人是否健康,离死亡多近?不知道。

一方面是危险重重,另一方面却是稳扎稳打的培训工作。最终,凌锋带领的医疗队在短时间内高强度超额完成任务——共培训马方人员876人,中方人员70人,远超国家卫生计生委要求的500人的培训任务。

上医治未病——防治传染病的“猎手

和其他援非队员一起摘得最美医疗团队和最美浙江人——年度骄傲人物(团队)奖项的凌锋,在朋友圈感慨:“从商讨培训事宜时马方态度的不积极,初到马里第一场培训时没有官方人员到场的怠慢,到最后马里卫生部长亲自接见和宴请,我们用实际行动和汗水赢得了尊重和赞誉。”

2008年的甲流疫情、2009年的义乌登革热疫情、2011年至今的新型布尼亚病毒疫情、2012年的霍乱疫情、2013年人感染H7N9禽流感疫情、2015年柯桥登革热疫情、2016年顶着近40度高温在G20场馆周边的每一个角落开展病媒生物监测……他就像一名冲锋陷阵的疾控卫士,穿梭在疫情的这头和那头,只为保卫群众身体健康。

“我们的工作主要是在现场,在防病一线,在偏远的山区、海岛,在臭气熏天的猪舍、鸡舍,在污水横流的垃圾堆、下水道,越是艰苦的地方,越是有我们的身影。”这是凌锋对自己和自己团队工作的总结。

如今,作为“最美浙江人——青春领袖20强”的凌锋,依旧对未来的工作充满希冀——“旅程虽艰苦,但美丽的风景一直在”。

上医治未病——防治传染病的“猎手返回发现最美专题>>

相关的主题文章: